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戴客 首頁 科技資訊 科技前沿 前沿資訊 查看內容

                權威研究結論否定適量飲酒有益健康,最健康的飲酒量是滴酒不沾

                北極蚊子 2019-5-8 14:20

                回想剛剛過去的五一小長假中,家人、朋友聚會難免觥籌交錯一番,中國的“酒桌文化”更讓人難以推辭。

                2019 年 4 月初,著名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發表了一項針對 51 萬中國人關于飲酒和血管疾病的前瞻性研究,否定了適度飲酒有益于防止心血管老化的說法。而在去年,《柳葉刀》發表的另一篇論文指出,酒精的安全攝入量是零,也就是說,滴酒不沾才是最有益健康的。

                飲酒有害,不論多少

                眾所周知,大量飲酒會增加卒中等心血管疾病的發生率,但適量飲酒或者少量飲酒對于健康是有害還是有益,一直都有爭議。

                在民間,傳統認知大多停留在“小酌怡情,大飲傷身”。即便之前有大規模研究分析提出“小酌也傷身”,也還是會被認為只是相關性研究,沒有因果上的證據。

                為了搞清楚這個問題,來自英國牛津大學、北京大學及中國醫學科學院的研究人員,對中國十個地區 512715 名成年人酒精飲用習慣和疾病生理特征十年隨訪數據進行了分析研究。

                在東亞人群中,常見的遺傳變異使得許多人在飲酒后會臉紅,極度不舒服,從而降低了一部分人群的酒精耐受性。這些人群會自覺地大大減少酒精飲用量,但是其他生活方式因素如吸煙的影響,還是符合東亞人群的特征,這樣就便于對比研究。因此,東亞人群可用于研究酒精攝入與健康危害的因果效應。

                研究論文第一作者,來自英國牛津大學醫學研究委員會人口健康研究小組的 Iona Millwood 博士表示,“使用遺傳學評估酒精對健康的影響是一種新方法,尤其是弄清楚適度飲酒是有益,還是有害!

                遺傳流行病學分析表明,所謂適度飲酒對中風的明顯保護作用,在很大程度上是非因果性的。不可否認的是,酒精消耗會均勻地增加高血壓和中風風險,也就是說,沒有證據表明適度酒精攝入對缺血性卒中、腦內出血或全卒中有任何保護作用。

                去年 8 月,《柳葉刀》曾發布了全球疾病負擔研究(GBD)的最新分析數據,聚焦 195 個國家和地區的飲酒所致疾病負擔。全球多國學者通過分析這些國家和地區在 1990 - 2016 年間的 694 個關于個人和人群飲酒量數據源,以及 592 個關于酒精攝入風險的前瞻性和回顧性研究,綜合系統地分析了全球范圍內酒精攝入與死亡、殘疾和疾病之間的關系。這也是關于全球酒精攝入引起的健康負擔最全面的評估及研究。

                研究結果顯示,僅 2016 年全球就約有 280 萬人因飲酒死亡,在當年全球致死(早逝)、致殘因素中位列第七。對于中青年(15-49 歲)人群來說,飲酒則是頭號殺手;而在 50 歲以上的人群中,飲酒誘發的癌癥則占有更大的比重。

                通過進一步的分析,研究者向公眾給出了酒精的安全攝入量——零,也就是說,滴酒不沾才是最有益健康的,對于酒精攝入,根本就無“安全”可言。同時,雖然短期少量飲酒并無太大害處,但隨著時間和酒精攝入量的增加、積累,酒精對健康的危害會逐漸顯現。

                當時這一結論在全球都引起巨大轟動。事實上,這也并非是《柳葉刀》第一次向酒精宣戰,去年 4 月,《柳葉刀》就曾發表文章提出每周健康飲酒的上限為 5 杯 175 毫升的紅酒或者 5 品脫(1 品脫約為 568 毫升)啤酒,相當于攝入 100 克純酒精。

                超過這個上限,飲用者患中風、致命性動脈瘤(胸腔動脈破裂)、心臟衰竭以及死亡的風險將會提升。

                對于普通人來說,當超過 40 歲時如果每周攝入的酒精量分別超出標準 100~200 克、200~350 克及超過 350 克時,其預期壽命將分別減少半年、2 年及 4~5 年。

                在增加突發性死亡風險的同時,飲酒也是癌癥的重要誘因,根據之前世界癌癥報告中的統計顯示,3.5% 的癌癥是由酒精造成的,也即是說每 30 個癌癥死亡患者中就有一個是酒精造成。

                飲酒有害,這樣一個如此明確的結論,卻需要科學家們“拉鋸戰”式的反復證明。這是因為,在社會上一直存在一種“適量飲酒有益健康”的說法,而且此前也確有相關研究給出了積極的證據。

                研究者最早發現,雖然法國人的生活方式算不上健康,但他們的心血管疾病發病率卻很低。于是有人將其歸因于法國人“適量”飲用葡萄酒,而且,隨著研究的深入,研究者發現,不僅是葡萄酒,在白酒、啤酒的研究中也有相類似的結果,因而形成了“適量飲酒,有益健康”的觀念。

                但這樣的結論往往忽視了其它因素的影響,比如能夠日常講究地飲用葡萄酒的群體,一般都具有較高的收入,和相對較高品質的生活,同時也享有較好的醫療條件。事實上,相比于酒精飲用可能帶來的其他危害,適量飲酒即使可能降低心血管疾病風險,也可以說是微乎其微,得不償失。而現在,至少對于中風,遺傳證據已經駁斥了適度飲酒具有保護作用的主張。

                喝酒臉紅,更不能喝

                《柳葉刀》這項針對中國人的研究,還引出了一個特別有意思的話題,即喝酒愛臉紅的東亞人為什么不能喝酒?

                血液中酒精的主要清除途徑是通過乙醇脫氫酶(ADH)將其氧化成乙醛,而后乙醛又在乙醛脫氫酶(ALDH)的作用下轉化為乙酸,最后乙酸被轉化為二氧化碳、水和脂肪等。

                在非洲和歐洲人群中,飲酒者體內乙醛的分解速度足以維持在低濃度。而在東亞人群(尤其是中國、韓國、日本等)中,12 號染色體(rs671)上存在 ALDH2 基因的常見功能缺失變異。即使是單一副本的突變也會降低乙醛的分解,乙醛高濃度足以使人飲酒后變得不舒服。

                此外,東亞人群中還常見 4 號染色體(rs1229984)上的 ADH1B 基因的遺傳變異,能夠增加乙醇脫氫酶活性,從而加快乙醇向乙醛的轉化。這兩種單核苷酸多態性強烈影響一個人的酒精攝入,并且已經證明都可以顯著降低一個人酗酒的發生率。

                如果一個人飲酒后體內乙醛產生過快,或乙醛不能及時分解,就會表現為面紅耳赤、頭暈目眩,乙醛蓄積過多甚至會危及生命。在世界范圍內,這種現象主要集中在東亞地區,因此又被稱為“亞洲紅臉癥”(Asian Flush)。

                這次《柳葉刀》發表的研究,研究人員之所以專門針對中國人,主要就是因為東亞人群的研究可以幫助確定酒精攝入與心血管疾病之間是否有因果關系。兩種常見的遺傳變異極大地影響了部分中國人的飲酒模式,通過使用這兩種遺傳變體,并和男性與女性(少數人飲酒)的結果進行對比,以評估心血管風險與基因型預測平均酒精攝入量之間的關系。

                圖 | 中國 10 個研究區(甘肅、?、柳州、河南、哈爾濱、青島、湖南、蘇州、浙江、四川)男性的平均每周酒精攝入量(單位 g),細分指標為改變酒精代謝的兩種常見變異(rs671、rs1229984)的 9 種基因型(兩種變體都涉及 G→A 突變,A 等位基因會影響酒精攝入,每個變體具有三種可能的基因型 AA,AG 和 GG,因此兩種變體定義了九種可能的基因型,分別為:AA / AA,AA / AG,AA / GG; AG / AA,AG / AG,AG / GG; GG / AA,GG / AG,GG / GG)(來源:柳葉刀)

                從圖中我們也可以看到,與變體 rs1229984 相比,變體 rs671 強烈影響飲酒模式,在男性中,rs671 AA,AG 和 GG 基因型的平均酒精攝入量分別為每周 3g、37g 和 157g。這兩種極大地改變了酒精代謝且在中國很常見的遺傳變異,幾乎將這些人的酒精攝入量減少到零,或者說幾乎就是平時炒菜時所加料酒的量。

                某種程度上這也顯示出,喝酒臉紅的人不能喝酒,也不可以喝酒。所謂“喝酒臉紅的人酒量好”的說法實在是太誤導人。

                圖 | 男性中風發生率與飲酒模式和飲酒基因型因素的關系(來源:柳葉刀)

                而事實也證明,這些不能喝酒、也的確飲酒較少的人,腦內出血或卒中風險最低。

                在傳統的男性卒中發病率流行病學分析中,自我報告的酒精攝入量與缺血性卒中、腦內出血和全卒中的發生率呈 U 形關聯(上圖 A、B、C),與非飲酒者或特別飲酒者相比,適度飲酒(每周約 100 克)與卒中風險降低相關。

                但是,在最新的這項遺傳流行病學分析中,沒有發現酒精攝入與卒中風險的 U 形關聯,并且沒有證據表明適度酒精攝入對缺血性卒中、腦內出血或全卒中有任何保護作用。在基因型預測的平均男性酒精攝入量(每周 4-256 克)的整個范圍內,缺血性卒中、腦內出血或全卒中風險線形穩定增加(上圖 D、E、F)。

                此外,在遺傳流行病學分析中,也沒有明確的證據表明適度飲酒對急性心肌梗死或全冠心病有任何有效保護作用。而不論是常規流行病學分析,還是干預研究,都表明酒精攝入會增加血壓和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

                而且,酒精代謝過程中大量生成的乙醛,會嚴重影響身體各處細胞的 DNA,從而大大增加細胞癌變風險。尤其是具有亞洲紅臉癥的人群,由于酒精代謝基因的缺陷,飲酒后體內蓄積大量難以降解的乙醛,更容易增加細胞癌變風險。

                事實上,世界衛生組織早已將酒精列為一級致癌物,并指出過量飲酒是導致 200 多種疾病和傷害情況的原因。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的《全球酒精與健康狀況報告 2018》,僅 2016 年有 300 多萬人因使用酒精而死亡,超過四分之三的死亡人數屬于男性?傮w而言,酒精的有害使用導致全球疾病負擔占比超過 5%。

                世界衛生組織也曾在《中國的酒精飲料及相關性傷害:政策需要改變》的報告中指出,酒精飲料消費在中國的增長速度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快。中國的酒精飲料生產量也在穩定增長,且酒精相關性傷害也隨之加劇?v然有這樣的趨勢,較之于亞洲其他國家,中國有關酒精飲料的銷售和消費政策仍然較為薄弱,尤其是其在稅收、向未成年人銷售酒類產品和營銷許可證方面的政策。

                在今天,想要打破千百年來酒文化加持的“喝酒有益健康常識”,揭開酒水行業利益驅動的商業謊言,讓“飲酒有害健康”也成為全社會的共識,仍是一件道阻且長的事情。

                文章點評
                星光彩票